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如果你也听说

终究还是躲到这里来了,没有荒废真好。
有些话到底只能说给自己听。


总是在晚上最无聊的时刻到处乱逛,胡乱搜索,搜吃过饭的地方,住过的地方,看网上人们的点评,看他们如何评说这些我难以忘怀的地方,是变态的习惯吧?
他们若说中了我心中的缺点,就点头称是,若说到了我不乐意的地方,就一阵愤慨。
何必呢……
为什么呢……
好像那些地方与我是多么宝贵的拥有,见不点别人说一点坏话。
这是真的。
那些是我珍贵的,酝酿在心中却无法说出口的回忆。
若能有幸路过,或者听别人说起,哪怕只是看到照片,那些一一走过的地方,我只觉得心中一阵幸福的甜蜜。
多可笑啊
可我却爱着那里。
不知道究竟是爱他,还是爱我那些追逐的旅程。

他背着喝醉的我过马路。
他说脱光了来叫我。
他说你们不在我就不变了。

其实我只是白痴中的一个,却依然禁不住充满莫须有的幻想
真是可恶的男人。

我怎么能不爱呢
可面对那些疯狂的没有下限的女人,我耻于表现出来,更耻于与她们沦为一党。
其实这才叫真装逼吧
尽管我有着看穿人心的本领,可又有什么用呢?
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人,却永远也不会去争取,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,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当然,若让我当纯粹的婊子,我做不到,我宁可只立一个孤单的牌坊。

我真的没有想要每天睡在他的床上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 | ホーム | 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